• 吉祥法师:“长寿”不是佛教的核心追求 2019-04-06
  • 要像习近平那样感恩父母 2019-04-05
  • 北京: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-04-05
  • 各国球迷赴俄看球有人开拖拉机 有人想带鸡 2019-04-01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泰国副总理顾问相信十九大以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会更加卓越 2019-03-31
  • 运宝黄河大桥公司开展安全宣传咨询活动 2019-03-26
  • 索尼收购百代音乐出版公司 有望成为全球最大音乐版权公司 2019-03-26
  • 那你就写个帖子驳呀!告诉你,我是普通老百姓就是错了也没有啥,你可是论坛“真理化身”呀! 2019-03-23
  • 井助国:我参与了审判日本战犯 2019-03-23
  • 杀菌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3-18
  • 江西居民年献血量从2吨增至128吨 2019-03-18
  • “留住往日风光 守护心中家园”主题摄影书画展开幕 2019-03-17
  • 河北:举报环境违法行为最高可奖励5万元 2019-03-17
  • 返回: 一号警官

    第0562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

    河南福彩22选5预测推荐 www.03-3b.com     一上午的时间,四个人仅仅走了不到五里路,中间却休息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丫丫,在路不断的喊累,基本上一里路,她就要休息上一次,一直走到中午的时候,丁凡回头依旧能看到身后的翻身屯,可想而知这四个人走的有多慢。

        一上午的时间当初丁凡可是走了十几里的路,带着这两个人之后,就连一半的路都没有走出来。

        赵小娴到是没有没有丫丫那么多的事,但是丁凡也看的出来,赵小娴完全就是咬着牙强忍着,走的一路上虽然没有喊累,可速度就有点叫人不敢恭维了,也没有比丫丫好多少。

        郑三炮和丁凡在周围仔细的检查每一处灌木丛,确认了没有火险和盗猎者留下的痕迹之后,才回到这两人身边。

        看到两人现在这个状态之后,郑三炮也有点犯愁了,在不像之前那样轻松了,皱着眉头,对两人说道:“就我们现在的速度,天黑之前,恐怕是来不及赶到休息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丁凡靠在一边的大树上面,冷冷的看着一边坐着的两个人,无奈的开口说道:“现在开始,后面的路上,我们不能在休息了,要一直走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丫丫和赵小娴目瞪口呆的看着丁凡,要知道现在为止,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,这要是后面的路不休息的话,那不是要累死人了?

        “那我……后面的路,我走不动了怎么办?”丫丫撒娇着说道:“我们为什么要走的那么累呀?”

        后面的话,丫丫只能小声的嘀咕,生怕丁凡听到了,用那种严肃的眼神在看他了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丁凡的耳朵是何等的敏锐,早就听到她说的话了,声音淡然的说道:“你要是走不动,你就直接睡在雪地里面算了,等我们回去的时候,顺便将冻成冰块的你,直接带回去,交给你爹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话一说完,丫丫本能的浑身一颤,似乎刚刚这句话,真的叫她感到害怕了,生怕丁凡真的会将她丢在外面,然后等着她被冻成冰块。

        一想到被冻成冰块,丫丫竟然奇迹般的从地上站起来了,拍拍身上的雪花,匆忙的走到郑三炮身边,似乎是在找庇护。

        至于赵小娴,一听就知道这是丁凡在吓唬人的,叫他真的见死不救他也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丁凡的为人他实在太了解了,也就是说说而已,所以对丁凡说的狠话,她压根儿就没有在意,只是勉强从地上站起身来,费力的向前面走去。

        看着两人已经向前面走去了,丁凡这才点点头,对郑三炮说道:“终于站起来了,赶快走吧,不能在停了!”

        郑三炮有点忧心的点点头说道:“这怕是最后一次了,在不能停下来了,这要是在停下来,怕是在起不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现在的郑三炮是真的后悔了,之前也没有想到,这两个女娃子,体力就这么差,当初两人要跟着上山的时候,他并没有很在意,想着两人的体力应该是可以的。

        谁知道最后才发现,这两人的体力,简直可以称之为可怜,怎么都想不明白,同样都是女人,为什么屯子里面的女人体力都好的像个男人,而这两个就好像……

        丁凡走到郑三炮身边,对他说道:“三叔,现在后悔了吧!这两个女人,才是真的女人,跟咱们屯子里的那些不一样,从小就没有干过什么体力活儿,身上哪里来的气力呀?”

        其实丁凡也知道,现在赵小娴和丫丫已经到了体力的极限了,等到两人在累了,想要休息的时候,怕是在站不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所以丁凡不能在叫两人停下来了,只能不停的走,最好能一直坚持到木屋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丁凡也没有想过,这两人能真的支撑到小木屋,就这点体力,能有什么好指望的。

    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赵小娴最先支撑不住了,原本郑三炮还以为先撑不住的人会是丫丫。

        谁知道,最后先倒下来的人,竟然是赵小娴。

        只有丁凡最清楚,丫丫虽然是个千金大小姐,但是从小就习武,体力上还是有点优势的,虽然之前在路上的时候,她总是喊累,可这不能说明她就真的在体力上面比不上赵小娴。

        相反在体力上面来说,丫丫的体力还远在她之上。

        之前只是丫丫比较喜欢撒娇而已,总想休息,走走停停的耍赖。

        现在赵小娴已经累倒了,甚至已经有点奄奄一息的感觉了,要不是丁凡伸手将她拖住,现在的她都已经倒在雪地里面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郑三炮看到赵小娴现在这个样子,也知道她现在已经是极限了,不能在勉强了:“看来是走不成了,时间也不多了,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之后,天就要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丁凡也知道??!

        只是现在这个情况,能怎么办?

        难道是将赵小娴就丢在这里吗?

        现在想想,这个情况下,要是不将赵小娴放在这边,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处理的方法其实也就是那么两种,要么将人丢在这里,先送丫丫到木屋去,然后在回来接她,这样一来虽然丁凡要跑上两次,但是总算能保证一个人不会有事。

        要是平常的话,留下赵小娴一个人在山中休息,其实也不是不行,还没有那么多的危险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是大雪封山的时间,要是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,丁凡就是哭都找不到地方了。

        因此,就算是丁凡明知道,现在带着赵小娴一起上路不现实,但是他依旧不能这样做。

        想来想去,最后丁凡只能无奈的将爬犁上面的包裹拆下来,然后丢在一棵大树下面,将赵小娴放在爬犁上面。

        郑三炮看到丁凡这边动作之后,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虽然有点皱眉,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,甚至还上前帮他一把,将他丢在地上的包裹,转到别的爬犁上面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之后,前面几只拉爬犁的土狗就倒霉了。

        之前拖着爬犁还勉强能拖得动,现在可好了,在加上两个大包裹,想要拖动就十分吃力了。

        而另一个爬犁前面的土狗就更是如此了,毕竟上面坐了一个人那,将近上百斤的人,叫几只土狗拉的十分吃力,要不是丁凡在后面推了一把,这爬犁怕是都跑不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这边爬犁已经能正常移动了,可是那边装着包裹的爬犁竟然纹丝未动,就是丁凡上前推了一下之后,依旧没有什么效果。

        最后丁凡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,直接一咬牙,直接将后面的一个爬犁拆下来,然后将绳子搭在身上,用力的托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看到丁凡现在这个动作,不只是丫丫有点不好意思,就连郑三炮都有点愧疚了,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当初说什么都不能同意这两个丫头一起来。

        怎么之前就没有想过,这两个女娃来了之后,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事情那?

        丫丫看到丁凡现在的样子,也知道是自己来了之后给人家添麻烦了,明明自己很累,但是不想给他添加麻烦,也只好咬着牙在前面坚持了,好在郑三炮之前给她找了一根木棍,算是可以支撑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丫丫转身撑着手上的树枝,身体僵硬的向前面走着,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向前面走了多远,眼前已经渐渐的看不清东西了,全都是小星星在闪动。

        最后两眼一黑,彻底昏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好在她倒地的时候,丁凡就在她身边,在她倒下的一瞬间,瞬间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        “又倒了一个!”这才走了不到一里地,赵小娴之后丫丫也彻底撑不住了,郑三炮看着就很犯愁,看看身边的爬犁,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:“咱们的爬犁上面也实在是没有地方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丁凡抬起头看看天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有点无奈的将丫丫尽力的扶起来,然后将她背在背上:“我们似乎要快点走了三叔,你看看天吧!”

        郑三炮起初还没有注意到,听了丁凡这样一说之后,连忙抬头看看天空。

        时间才不到三点,但是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,最重要的就是,天空中现在一颗星星都没有,原来不是天晚了,而是……

        就在郑三炮仰头看着天空的时候时候,突然一阵大风迎面吹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俗话说: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好像这一次上山的时候,忘了看黄历,这一路上麻烦就没有断过。

        之前只是两个丫头不断的找麻烦,现在可好了,两个人都已经体力透支了,老天还要给自己找麻烦,眼看着天都要黑了,木屋还没到,一场暴风雪就要下来了,这要是没有在大雪下来之前赶到目的地,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。

        现在也来不及在想这些了,看着前面丁凡一个人背着丫丫,腰上还挂着绳子,拖着后面沉重的爬犁,郑三炮也来不及不多说什么,直接飞奔赶上,将绳子接到手上,两人一起拖着走,尽量帮他节省一点体力。

        四人翻过了一段小山坡之后,终于勉强看到远处的小木屋了。

        整整一天的时间,这一刻算是郑三炮最高兴的时候了,总算是快到休息的地方了,就是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多给一点富余的时间,让这一场暴风雪下来的晚一点。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










  • 吉祥法师:“长寿”不是佛教的核心追求 2019-04-06
  • 要像习近平那样感恩父母 2019-04-05
  • 北京: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-04-05
  • 各国球迷赴俄看球有人开拖拉机 有人想带鸡 2019-04-01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泰国副总理顾问相信十九大以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会更加卓越 2019-03-31
  • 运宝黄河大桥公司开展安全宣传咨询活动 2019-03-26
  • 索尼收购百代音乐出版公司 有望成为全球最大音乐版权公司 2019-03-26
  • 那你就写个帖子驳呀!告诉你,我是普通老百姓就是错了也没有啥,你可是论坛“真理化身”呀! 2019-03-23
  • 井助国:我参与了审判日本战犯 2019-03-23
  • 杀菌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3-18
  • 江西居民年献血量从2吨增至128吨 2019-03-18
  • “留住往日风光 守护心中家园”主题摄影书画展开幕 2019-03-17
  • 河北:举报环境违法行为最高可奖励5万元 2019-03-17
  •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 澳洲幸运10什么彩票 辽宁35选7走势图 2017年297期福彩开奖号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pk10定位胆是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河北时时彩平台下载 排列3开奖结果 36选7开奖结果 福彩中心的颁奖仪式 北京pk10大特计算方式 足彩胜负彩18034期结果 最近双色球ac值走势图